I sit at my window this morning where the world like a passer-by stops for a moment, nods to me and goes.

又學會了一點

用力煲雞湯不可愛,努力活著可愛。

本来又睡不着。干瞪眼无聊就去关注了一票偷偷喜欢上的po主。翻了他们微博。开心了。

就是满足。这世上不只有自己憋屈。别人憋屈又恶毒但又温柔且不装逼。就觉得会有人会原谅我的。

[JJJP]火柴人(中)



他看到那個男孩就知道一定會發生點什麼。
一切都源於他對林在范的了解。
小矮個,三七分劉海,圓臉兒,大眼,無表情就拒人千里,笑時像勺化開的蜜。這基本就是林在范最逃不開的喜歡。高中時期林在范遭過一劫。記憶深刻,痛入心扉。朴珍榮身外局外人,目睹全程,糾葛的情感如玻璃棧道,他一路陪跑。
然而事到最後全身而退的僅一名非暗戀者。
林在范20幾年,鐵打銅牆,就栽過那麼一回兒。癡情程度令人大跌眼鏡。
有時候就是這樣,越看起來平滑堅硬,裡在就越單純柔軟。把殼都撬開了,露出內在的軟肉,結一顆珍珠只能給一個人。
不喜歡電視劇也擋不住生活的狗血,等暗戀的人放學,等來一場夏轉秋的寒雨。期間朴珍榮過來送傘。就一把。意思是讓林在范同他...

我总觉得老马在感情上不会是强势的一方。(我不是说攻受问题。)
宜嘉也好,马克笔也好。都不是强势的。
他如果爆发或者变得极端,绝对只会是因为他发现对方可能不再爱他了。

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不太喜欢很多宜攻的文的缘故吧……始终觉得老马离霸总的人设差太远了。

one punch(宜→嘉)

  出道一年纪念聚会之夜,王杰森闹着要喝酒。大家拗不过他只好勉强同意叫了俩瓶清露。可王杰森是那种给点颜色就开染房的人非得一人一瓶。林队长看不下去,就干脆威胁这小屁孩说,再闹就都退回去。小孩听了就不敢再提了。但是瘪着嘴缩在软蹋上碎碎念。可爱得让坐旁边的朴阿妈满脸笑褶地一个劲儿地捏他后颈。
跟王杰森对坐的段宜恩是唯一一个给面子的(应该说,段宜恩是永远给面子的)。开了酒盖子,取来俩玻璃杯倒满了,分给自己和杰森。还难得主动说了句祝福地话:出道快乐。
  王杰森小孩气性,一杯酒一句话就能哄住。接了酒杯,咚咚地就往下灌。小脸被酒精刺激地皱起来,却还要擦干嘴角的酒液笑呵呵地回到:出道快乐!
 ...

[JJJP]火柴人(上)



林在范剛到一樓替珍榮繳了住院費,回去路上給打了個電話問他有沒有吃完中飯,吃了什麼。電話那頭珍榮苦笑著說:還能什麼,白粥唄。他聽了就皺起眉頭講:這不行吧,整天吃這個人得多虛啊,不能加點兒有營養的嗎?
醫生說手術才完,胃還沒好,能吃點流食不錯了。
真是糟了罪,等你好了帶你吃好吃的補回來。
珍榮笑出聲,比剛才要輕鬆多了,趕緊接著林在范這"飯貼":你打算請我什麼啊。我可沒那麼好打發。
林在范正摁著電梯扭呢,停下來想了想,一撇眼卻瞧見旁邊一小孩正眼巴巴看著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待的時間比平常久了些。林在范進門的時候,珍榮已經喝完了白粥,護士過來收餐盒。收據條被妥善地收進一個格子方包放

这里会写很多日常的事

(其实这个lof原本是我黑泥存放地……不太建议关注来着……我是个很烦的人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现实里总也找不到那种感觉……上次又跟()通话了,一点那种想要旧情复燃的情绪都没有……
可能的确也是我的问题。朋友说了:你就是总不够爱别人。
我双手赞同。
现在还记得()打电话跟我分手的时候,一直在哭。
明明是你撇开我了啊宝贝。怎么能哭得这么厉害。
说了很多对不起。我只能说:你要好好的。
是无奈吧。希望她不要再哭了。对于没有挽留你,我有点愧疚。除此之外,没什么好说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接着这个事说。
不太喜欢自个写的文章也是因为没那份情感在。
云云说:你不爱你写的人。你...

祝你生日快乐


深夜到达首尔,再到宿舍门口前时已是凌晨俩点。从背包里翻找钥匙,门却从里头开了。迎上一个暖灰色的小脑瓜:哥~

最后也是没睡,俩人沿着宿舍几条坡道走,拐上有长杠儿灯的街道,好一会儿才看到一家24小时烤肉店。才清理过的样子,干净,暖和,很适合他们。进门跟店里的姨母打了招呼,选了靠里侧暖气最足的位置坐下。

猪蹄肉还没上,先来的热身的泡菜汤。红汁大块猪肉,热气腾腾,扑得鼻子起层汗珠。酸汤带点辣,一口下去止不住感叹好喝。

有谦捧着白瓷碗小口喝着,乖得还是像个没成年的孩子。看着让人暖进心里。

有谦啊~生日快乐。

那小孩从碗沿处露出一双细细弯弯的眼睛,带着笑纹说:终于等到啦!

原来你半夜不睡觉是想...

难讲这是不是自我治愈的过程。从一边荡到另一边。极度的狂热,然后又惯性速度地飞离而去。但这个事涉及到小王的时候,我会有点儿难过。god bless me
,下次能有力气再荡回去。

雖然下定決心把人生過得有意思一點兒,但至今仍覺得迷茫。晚上和我媽聊。她大意是如果我覺得自己不能成為優秀的人,那好歹成為有意思的人。

© 天空即时预告器 | Powered by LOFTER